【聚焦】支付结算业务法律性质、账户基本功能定位与监管政策建议

时间:2020-09-27 14:11 公众号:中国支付清算协会 阅读:14 次


作者 | 陈玉海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文章 | 《中国支付清算》2020年第2辑

          

摘 要:支付结算是完成经济交易的重要环节,涉及债权行为、准物权行为等多重的法律关系。账户则是支付结算业务进行货币资金收付的载体,明确其基本功能定位对支付结算业务法律效果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从支付结算业务的法律性质出发,梳理了支付结算业务中的账户应具备区分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客体范围、确定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具体权能、对货币资金对应权利归属及其变动进行公示、实现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支配利益、矫正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非法处分行为五项基本功能,并结合当前支付结算业务发展的性质,提出监管建议。

关键词:支付结算 账户体系 法律性质



一、支付结算业务的法律性质分析


(一)与支付结算业务相关的多重法律关系

在经济社会的交易活动中,交易的各阶段往往涉及多个不同性质的法律行为,且除交易双方外,在资金交易的过程中涉及的金融中介与交易双方交互关系也存在不同的法律行为。交易活动主要涉及的法律行为包括债权行为、物权行为和准物权行为。其中,债权行为的主要法律效果是让债务人负有作出一定行为或不作出一定行为的义务,属于负担行为,其本质是给付义务,对于交易的过程,负担行为仅仅是手段而非目的,是物权或其他权利变动的准备阶段。例如,双方买卖合同的签订即债权行为,此时物或权利的出卖人负有交付其物或转让权利给买受人,并使其取得该物所有权或权利的义务;买受人对于出卖人,有交付约定价金及受领标的物及权利归属的义务。物权行为和准物权行为,物权行为的法律效果是物权权利状态的变动,包括设定、变更、废止物权等;准物权行为的法律效果是物权以外的其他财产权的变动,如债权的让与、债务的免除等。物权行为和准物权行为均属于处分行为,即直接使某种权利发生、变更或消灭的法律行为。物权行为和准物权行为的主要区别是,准物权行为不以物权关系为其效果,但此等行为可直接引起与物权行为相同的效果,即该行为本身能使物权以外的权利(如债权)终局的发生、变更、消灭,属于以债权等作为标的的处分行为。

在具体的交易活动中,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是交易双方直接进行钱货两讫的交易,二是交易双方通过金融中介进行的资金转移的交易。在第一种情况下,买卖双方签订买卖合同后直接进行钱货互易,这一过程所涉法律行为包括买卖双方达成买卖契约的债权行为,以及两个买卖双方为履行买卖契约进行钱货互易的物权行为或准物权行为。在第二种情况下,除上述两种法律行为外,还涉及通过金融中介进行货币资金转移所涉法律行为,此类情况在现代社会的交易活动中更为普遍。若交易过程中的货币给付通过转账方式完成,会涉及买方向其开户机构发出支付指令的债权行为,以及以买方开户机构执行买方发出的有效支付指令的方式,完成买方对其开户机构债权转让给卖方的准物权行为①。如果涉及跨开户机构转账,还会涉及买卖双方利用双方开户机构的跨机构资金划转安排,将卖方对买方开户机构的债权置换为卖方对卖方开户机构债权的两个准物权行为②。

(二)支付结算业务的法律性质分析

根据《支付结算办法》(银发〔1997〕393 号)第三条的定义,“支付结算是指单位、个人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使用票据、信用卡和汇兑、托收承付、委托收款等结算方式进行货币给付及其资金清算的行为”。买卖双方在履行买卖契约的资金转移环节均涉及支付结算业务,支付结算业务的主要作用是实现付款人向收款人转移其对开户银行机构(转账)或中央银行(现金)的债权,因而属于处分行为中的准物权行为。在以实物现金支付为主的交易场景下,这种处分行为表现为买受人向出卖人或其指定接收人直接转移纸质货币实物;在以电子簿记形式记载账户余额为主的非现金支付环境下,这种处分行为表现为买受人签发一个可传递至其账户开户行的支付指令,由开户行按照事先协议将账户合法持有人对开户行享有的债权转让给出卖人,并按照出卖人要求将其取得的对买受人开户行债权置换为出卖人对其开户行的债权,完成了以给予一定货币资金为内容的债权处分行为。

支付结算业务取得对于货币资金进行处分的法律效果,也需要遵循处分行为相关法律原则:一是标的物特定及一物一权原则,即物权行为或准物权行为至迟于其生效时,其标的物需要特定,并须就一个标的物作成一个物权行为或准物权行为。二是以处分人有处分权为要件,即无处分权而处分权利标的物的,为无权处分,效力待定。三是公示公信原则,即物权及准物权的权利状态及其变动需要具备一个可辨认象征,以维护交易安全。四是处分行为具有无因性,即处分行为不以负担行为的存在作为处分行为的内容,处分行为的效力,不因原因行为(负担行为)不存在或缺乏效力而受到影响。


二、支付结算业务中的账户基本功能定位


支付结算业务在法律性质上属于以货币资金转移为主要内容的处分行为。支付结算业务顺利开展并取得相应的法律效果,需要借助一定载体和方式对货币资金相关的权利进行事先界定、严格保护,并对权利状态及处分行为进行公示。随着支付结算体系日益电子化发展,实物货币占比日益降低,货币资金转移更多通过电子簿记方式,即通过账户余额变动方式完成,从而账户名称及功能与账户内存放资金相关权利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因此,服务于支付结算业务的账户应当具备以下的基本功能:

(一)区分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客体范围

货币资金作为种类物或一种无形权利客体,需要以簿记方式确定权利主体享有权利所对应的客体范围,且在对其进行处分行为时,可以对处分标的明确区分。账户以电子簿记方式记载的账户余额,即为账户合法持有人对开户机构享有的货币资金债权份额,且该权利由账户合法持有人排他性享有,以此保障持有人对账户内资金享有对应权利。在支付结算业务实务操作过程中,开户机构应当严格按照账户余额权利归属规范,确定账户编码及名称,并将该部分账户余额与开户机构自有资金、其他存款人资金严格区分,且严格保证账户相关权利受单一合法账户所有人排他性享有。

(二)确定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具体权能

货币资金的权利主体对账户余额对应货币资金享有的权利,应当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等完整权能。但是,在信用货币体系下,货币资金作为一种无形资产,需要通过双方协议明确约定相关权利义务的具体内容。账户开户人及开户机构之间需要通过开户协议方式,明确账户余额利息计算方式及归属,并对处分时采取的验证方式、账户余额处分的特定目的或限定用途、账户余额设定权利限制或创设质权的条件及方式等进行约定。账户开户机构与客户通过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共同构成了账户所有人对货币资金对应权利支配权的具体内容。同时,为了降低账户管理及货币资金划转相关的交易费用,对于具有普遍适用性、基础性的货币资金权利内容,需要通过法律制度进行统一规定。

(三)对货币资金对应权利归属及其变动进行公示

货币资金对应权利作为一种无形财产,需要以公示方式表明其权利归属及其权能状态,且未经公示不发生权利的变动。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登记公示,应由银行机构或非银行机构等由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账户服务合法机构进行。权利公示发生相应的法律效果,必须符合法规制度规定的方式和程序。账户名称、类别、用途及使用方式均需要有法规制度依据,开户机构不得为单位或个人提供法规制度规定以外账户开立和使用服务。开户机构应当严格遵守账户实名制管理规定,根据真实确定的货币资金权利享有主体规范记载账户名称,按照法定规则及双方协议准确记载货币资金对应权利具体内容,并对于因涉及资金相关交易指令执行导致账户内余额发生变动的信息,予以准确、完整记录和反映,避免余额变动结果因缺少法定的公示程序而无法实现准物权行为的法律效果。

(四)实现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支配利益

账户合法持有人对于账户合法存放的货币资金具有直接支配性,即直接享有特定利益、排斥一切他人干涉。但存放在开户机构的货币资金属于一种无形财产,其权利客体为账户及账户记载的余额等相关信息。因此,为有效保障账户合法持有人对账户内货币资金的支配利益,需要开户机构根据法律制度规定及双方协议约定,采取有效措施对抗任何未经授权的账户余额处分、设定权利限制行为及账户信息查询行为,确保任何账户余额处分、设定权利限制或信息查询等行为,均符合民事法律行为生效要件的支付指令或查询请求条件,并作为信息优势一方承担严格的举证责任。此外,由于账户余额与支配权对应的客体范围直接相关,开户机构应当及时按照账户付款人的真实意愿,处理收到的支付指令,不得占用、延压资金。开户机构及其他主体也不得在法律无规定的情况下,以资金存管、资金清分、担保交易的名义非法占用账户余额。

(五)矫正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非法处分行为

为有效维护货币资金对应权利的完整性,应确保账户合法持有人对账户余额支配利益不正当变动的请求权得以实现,使支配权恢复到不受侵害的圆满状态。因此,账户开户机构应当提供及时有效的账户余额变动信息提示、账户交易信息查询服务,并根据账户合法持有人的请求,提供对支付指令符合法律规定或协议约定的生效要件进行核验、对非授权交易予以拒绝的相关记录,为账户合法持有人对账户余额变动提出异议、行使被无权处分账户余额的返还请求权提供便利。同时,为有效降低社会资金流通的交易费用,维护货币资金划转的安全性,还需要通过法规制度明确规定。例如,在规定账户合法持有人对账户余额非法处分行为主张权利的除斥期间,账户合法持有人在知道账户余额变动之日起一定时期内未主张异议的,丧失相关权利。


三、监管政策建议


(一)建立以账户为重心和立足点的支付安全保障制度体系

以有效保障货币资金合法持有人对账户余额支配权的圆满状态为出发点,建立账户管理“账户余额支配权保护+ 服务各类公共管理政策”双支柱监管政策目标,重点从维护账户余额支配权角度,明确账户服务主体保障账户合法持有人对账户余额支配权的主体责任,建立健全账户实名制及命名规范、账户余额支配权归属、账户功能限定、账户访问及交易授权、权利状态及授权状态登记、余额变动信息提醒及记录、账户余额异动处理等方面监管制度体系,并将相关内容作为《银行结算账户管理条例》的核心内容。

(二)制定适用各类支付方式的账户访问与交易验证统一规则

随着P2P 平台等互联网金融业态进一步市场出清,涉及对账户服务主体取得授权的有效性存在异议、账户交易记录记载的交易资金去向不透明等方面问题的支付结算举报事项出现上升趋势。此外,部分银行机构在未直接取得账户合法持有人的有效授权情况下,通过其分支行向相关交易平台开放代扣、无卡消费等支付通道后,实现全行所有同类银行账户向交易平台全面开放扣款通道,导致客户账户权益保护责任主体模糊和纠纷处理流程复杂。上述情况严重影响了社会公众对支付体系的信心,亟待建立以账户为立足点的交易授权、交易验证、交易信息提醒、交易记录显示、交易记录查询及交易异议处理的统一规则,最大限度保障账户内货币资金合法持有人的权利。

(三)有效规范各类基于账户业务的监管套利行为

根据支付结算业务的法律性质及基本功能定位,加强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构建涵盖支付结算账户、清算账户、存管账户、托管账户在内的各类资金账户的统一监管规则,明确实名制管理要求、开立和使用的法律法规依据、使用场景及功能限制等共性管理要求,防范支付服务主体假借提供支付服务名义,在缺少法律依据情况下,违规开展资金清算业务、特定交易场景资金存管或托管等服务,封堵监管套利行为,降低为违规交易场所提供支付服务的风险。同时,禁止支付机构在缺少法规制度依据情况下,使用往来科目或内部科目开展业务的创新行为。对支付机构使用单位账户作为特约商户收单的支付结算账户进行规范,防止支付机构利用支付账户形成资金划转“体内封闭循环”。对支付机构开立内部账户违规开展垫支代付等违规业务进行坚决打击,防止支付机构超出支付业务范畴开展货币创造。

 

注释:

① 由于开户机构既对账户合法持有人负有给予货币资金的债务,也承担对上述债权以电子簿记方式进行记载的职责,因此,开户机构既是债务人也是以账户合法持有人进行债权转让准物权行为的代理人。
② 本文所述支付结算业务,既包括发生在银行账户之间的转账行为,也包括银行账户与支付账户之间转账行为。虽然银行账户余额及支付账户余额信用等级及社会接受度差别较大,但在买卖契约履行方面较为相似,为方便表述,报告中统一表述为货币资金。
 
参考文献:
[1] 杨立新.网络交易法律关系构造[J].中国社会科学,2016(2):114-137,206-207.
[2] 杨松,郭金良.第三方支付机构跨境电子服务监管的法律问题[J]. 法学,2015(3):95-105.
[3] 白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的分析与思考[J].新金融世界,2019(5):27-28.
[4] 张伟.从支付结算角度完善交易场所管理的探讨[J]. 金融会计,2019(4):34-37.
[5] 姜浩宇,杨赵培.第三方支付的法律风险及监管机制探索[J].法制博览,2018(17):46.


· END ·

欢迎关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官方微信:点击标题下方“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搜索微信公众号“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保存下方二维码图片,并从相册中扫描二维码;或长按下方二维码图片,并点选“识别图中二维码”。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网址目录 分类目录网站 免费分类目录网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收录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9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5955分类目录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71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