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甩鼻涕、吐口水、放狗咬,只为筹建一所免费女子高中

时间:2020-09-22 07:30 公众号:中国网教育频道 阅读:12 次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位让人钦佩而又心疼的“网红”女老师的故事。在小编看来,她才是新时代“乘风波浪的姐姐”。她就是今年被评为全国教书育人楷模的张桂梅老师。


“我活下来了,就得做点什么。”


张桂梅有句感慨:“不幸老在我头上转悠。”


17岁那年,张桂梅来到云南支边。


那或许是她一生中最美满的时光,丈夫疼爱她,家里从不用她做饭。


1994年,张桂梅36岁,丈夫因胃癌去世。


她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心里只剩一个念头:“找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躲起来,过完这辈子。”


她申请调离大理,两年后,去了丽江市华坪县民族中学。


为了转移注意力,一个人承担了4个毕业班的课程。


但不幸再度降临,张桂梅被查出子宫里有一个快5斤重的肌瘤。


张桂梅知道,自己付不起手术费,只能听天由命。


万念俱灰时,华坪县救了她。


同事让她别哭:“你自己不行,还有我们,还有全县,你怕什么。”


县长给她颁优秀教师奖状:


“张老师,你不需要害怕,你别看我们县里头穷,我们怎么都会把你的病治好。”  大家发动全县给她捐款:


一个山村妇女,把仅有的5块钱路费也捐了,自己走了6个小时的山路回家。


一个来赶集的村民,把原本给孩子买衣服的钱全拿出来捐了。


她的学生跟着家长去山里采了满满一盆野核桃、野灵芝,端到她跟前:“吃这些,能治病。”


这群自己也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村民,给了张桂梅第二次生命。


“我没有为这个小县做过一点点贡献,却给小县添了这么多麻烦。他们把我救活了,我活着要干点什么。”


心念一起,就是奇迹的开端。



“培养一个女孩,最少可以影响三代人。”


那是大约20年前的一天。山路边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手里拿着镰刀,身边放着一个破草筐,呆呆地望着另一座山头。


张桂梅看见了,走过去问她:“你怎么了?”女孩回答:“我想读书,但是家里没钱,给我订婚了,收了彩礼要让我嫁人。”


张桂梅找到女孩的父母试着劝返,说:“你们只要把孩子交给我就行,学费、生活费都不用你们管了。”


可即使这样,女孩的母亲仍坚决不同意孩子回校读书,甚至以死相逼。张桂梅无奈,只好把女孩留了下来。


怎么样才能救救这样的女孩子呢?这个难题久久萦绕在张桂梅心头。


当时的张桂梅,已经是华坪县出了名的“好老师”,还兼任华坪县儿童福利院(华坪儿童之家)的院长,是数十名孤儿的“妈妈”。


当老师,张桂梅发现“女学生读着读着就不见了”。她们不读书的理由多种多样:为了给弟弟交学费,姐姐被父母勒令退学回家干农活或外出打工;因为收了彩礼,十几岁的小姑娘也要准备嫁人了。


当“妈妈”后,张桂梅又了解到儿童之家孩子们的身世,他们的母亲有的因杀死家暴的丈夫而获刑,有的因落后、错误的分娩观念而死亡,留下孤苦无助的孩子。


“培养一个女孩,最少可以影响三代人。如果能培养有文化、有责任的母亲,大山里的孩子就不会辍学,更不会成为孤儿。”一个现在看来依然有些“疯狂”的想法在张桂梅心中越来越清晰:“我想为这些大山里的女孩建一所免费的高中!”



她下定决心,先去筹这笔建校的钱。


从2002年到2007年,张桂梅的寒暑假都在辗转各个城市“乞讨”。


她觉得建学校这么好的事,大家应该不会拒绝,一人三块五块,这钱也不难“讨”。


可没想到,她递出自己的身份证和资料,陌生人根本不屑认真瞧上一眼。


有人骂她“有手有脚,戴着眼镜还来行骗”。


五年时间,她只讨到一万块,要了一身的鼻涕口水谩骂,被人放狗咬。



转机出现在她当选十七大代表,去往北京的时候。


会场里,一位记者叫住张桂梅,让她摸摸自己的裤子。


张桂梅一摸,裤子后面一个大洞。


记者起了兴趣,“逮住”张桂梅要问问她裤子的事,两个人聊了一夜,边聊边哭。


第二天,一篇名为《我有一个梦想》的专访见报,张桂梅想建女高的愿望,等来了支持。


2008年,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开始招生。



让张桂梅没想到的是,更难的,还在后头。


“我们是用命换来的”


没有人看好这所高中。


学校没有围墙,没有食堂,连上厕所都找不到安全的地方。


100个学生,大半都是张桂梅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劝来的,说是高中,有些孩子连小学知识都没掌握……


领导没给张桂梅定太高目标,学生们能上职大就行。


但张桂梅一口咬死:“不够”。


她把老师集中起来,下了军令状:“最少也要上二本,干就干,不干就走人。”


学生基础不好,那就下苦功夫补。



从女高第一届开始,张桂梅要求学生每天5点30分起床,她自己则在5点15分就爬起来。


张桂梅成了学校固定的”起床铃“,天还没亮,就站在从宿舍楼往教学楼的路上,拿着扩音喇叭催促:”姑娘们,起床啦!“


张桂梅的目标高,几乎没有周末,学校没有加班补贴,每个老师,都称得上是在“奉献”。


能长久坚持下来实在太难。



她耗尽心血,孩子们也终于没有辜负她的期望。


2011年,华坪女高首次高考,一本上线率4.26%,综合上线率100%。


到了2020年,华坪女高159人参加高考,150人考上本科……


每一年,张桂梅交出的答卷都超出预期。


她说,不知道其他学校是怎么办起来的,但对于华坪女高:


“我们这里是用命换来的。”



“ 能把丧葬费提前给我吗?”


在华坪,张桂梅的“抠门”是出了名的。她吃得异常简单,很多时候一杯水就着一个饼就是一餐;用的、穿的也极为简朴,衣服常年就那几件;办学也精打细算,教学楼的水闸只在学生用水的课间才开,没人使用的教室、办公室一定关着灯。


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到“无私无我”吗?


张桂梅的慷慨更出名。2003年,昆明市总工会捐给她两万元用于治病,这笔钱她用到了学生身上;


2006年,张桂梅获得云南省首届“兴滇人才”奖,刚刚从昆明领奖回来,她就把30万元奖金一次性全部捐给了华坪县丁王民族小学建教学楼;


2007年,张桂梅当选党的十七大代表,华坪县委给了7000元制装费让她买一套“像样”的西服上会,她却用这笔钱给学校买了一台电脑。


工作数十年,张桂梅的名下几乎没有任何财产,工资、奖金和社会各界捐助她治病的100多万元都投入了教育事业。


要知道,张桂梅忘我工作的同时,还在忍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病痛:骨瘤、肺纤维化、小脑萎缩……23种疾病缠身,数次病危入院抢救。


2019年初,张桂梅就被下过一次病危通知书,华坪县县长庞新秀赶来医院看她。醒来后,张桂梅拉着县长的手问:“我情况不太好,能不能让民政部门把丧葬费提前给我,我想看着这笔钱用在孩子们身上。”



“我不满意”


华坪女高广为人知后,质疑随之而来。


有人说张桂梅奉行的是“应试教育”、“填鸭式教育”、“题海战术”,说这种方法教不出真正出息的孩子。


没有人比张桂梅更清楚,这是女高学生走出去的唯一办法。


城里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被培养自主学习的习惯,可山里的女孩,十四五岁还在田间地头:


“你一定要把这个时间概念把它训练出来。”


基础差,只能一遍遍去背、去磨、去做题。


不这么做,就没法把她们救出来;


不这么做,孩子的未来才算完了。



她带着老师,从早到晚陪着孩子们,希望给她们多一点力量。


她盼着这样的管理模式,能磨砺孩子们的意志:“让她刚强,让她不脆弱,让她不懦弱。”


这样不管孩子们将来做什么,都能撑得下去。


12年,华坪女高为这些女孩掘出了一条通往山外的路。


1804个女孩从女高启程,走出了偏远的云贵山区。


“我的学生可以考到浙大、厦大、川大,都可以上。”


为了这样的成绩,女高里每个人都在拼命。


有学生把六科课本背了四遍。



老师生病,只要能站起来都不休息,因为没多余的老师,走一个,这科就没人上了。


有老师被蛇咬了,抢救一个晚上,第二天肿着腿站在讲台上……


有人说张桂梅是真正的“乘风破浪的姐姐”。


她却觉得,她背后这群无名英雄,才是真正的“乘风破浪者”:


“我知道我自己的分量是多少,如果没有这群人,我一样事情做不了,我连命都保不住,我还做什么事。”


“走出女高,不准再回来”


 华坪女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毕业以后,走出女高,不准回来。”


张桂梅不想让孩子们背上这样一个包袱。


她只希望她们往前飞、往远飞,去外面更大的世界,一直走,不回头:


“学校是她起飞的一个基地,不要老是老回头想这个地方。”


很多孩子会把工作后的第一笔工资捐给学校,张桂梅不要,县长也说孩子们不容易,不要她们的钱。


张桂梅最高兴的,是看着孩子们的家里,因为她们脱贫;


是看着这些女孩去“救”别人,再不用别人去“救”。


“我们本应该给人送到清华北大"


十二年里,张桂梅也有遗憾。


一是三位亲生哥哥姐姐去世,她都没能回家。



哥哥去世时,她已经到了北京,坐车回哈尔滨也很快。


可她当时要在北京参加一档节目,做成了,就能为建立女高多筹点钱……



另一个遗憾,是每年都有的那些差几分、十几分就能上清华北大的孩子:


“我们本应该给人送到清华北大,但我们没做好,没把她送到该去的地方。”



“只要还能动,就一定会继续陪考下去。”


高考首日一大早,华坪女高全体毕业生在操场集结。校长张桂梅在操场上为她们做高考前的最后动员。


在平时,张老师清晨就开始工作,她会拿着喇叭喊学生们起床,催促学生们上课。高考这两天,她还要叮嘱学生们吃早餐、准备好考试用具等,事无巨细。



华坪女高2008年建校,2011年迎来第一批参加高考的毕业生。从那时起,张桂梅近十年如一日送毕业生进考场 ,无论刮风下雨,热天酷暑,她从未缺席。


如今虽然有了爱心送考车,但来回上下车、考点长长的阶梯以及2个半小时的陪考,对已经63岁,还患有肺气肿、肺纤维化等疾病的张老师来说,其实有些吃力。


然而,张桂梅觉得就算再苦再累,只要陪在姑娘们身边给她们信心,让她们尽可能发挥得最好,这一切就都值得。


张桂梅说,以前有学生考场出来就大哭的,现在好多了。学生们都不哭了,出来看见我等着她们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我陪在她们身边,能增加她们的信心。



张桂梅说,只要自己还在这所学校,只要还能动,就一定会继续陪考下去。


“感谢这些挡在女孩子们身前的人,托举起无数可能摇摇欲坠的人生。之前只道守护神是个传说,如今都有了真实可感的模样。”有读者看了她的故事之后,如是说。


是啊,认识了这个“守护神”,方知我们小看了生命的韧度,她可以为她们的人生,低到尘埃里去。没有人去要求她非要做到这份上,可她就是选择了这样一种滚烫的人生。



 “这么多鱼,你救得过来吗?”


每一个在知识干涸之地挣扎的女孩,就是一条鱼。


“这条鱼在乎!”张桂梅把她放回海里,“这条鱼也在乎!”随即又将一个她送归大海。


当那些已经摆脱束缚自由游弋的女孩,跃出水面之时,就是她嘴角上扬之际。


9月4日

2020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名单发布

首次由中宣部和教育部联合宣传表彰

共计推出12位“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其中

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女子高中教师

张桂梅入选



她坚守贫困地区40多年

把全部身心奉献给深度贫困山区

尤其为解决贫困山区女孩教育问题

以孱弱的病躯

却做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伟绩


63岁的张桂梅

几十年如一日

坚守滇西深度贫困山区教育事业

为帮助困难家庭孩子

通过知识摆脱贫困

创办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女子高中

使1600多名女孩圆了大学梦

创造了大山里的“教育奇迹”



她义务担任福利院院长近20年

成为130多个孩子的“妈妈”

她长期拖着病体忘我工作

将自己工资、所获奖金

和社会捐助诊疗费等100多万元

全部用于兴教办学

以实际行动兑现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站在讲台上”

的诺言


祝愿张桂梅老师身体健康!

好人一生平安!


来源 | 首都教育

本公众号转载的文章仅作分享之用,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如果在版权上存在争议,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处理。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网址目录 分类目录网站 免费分类目录网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收录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9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5955分类目录版权所有

黔ICP备19007148号